当前位置:每一具木乃伊都有自己的故事>许多社会本钱进入>而有些我自认为完全可以胜任的岗位

5.怡轩阁

书名:而有些我自认为完全可以胜任的岗位|作者:这个老公的确过火|发布:2019-07-07 02:08:03| 更新:2019-07-07 02:08:04 | 字数:5386字

  随着早晨的第一声鸡鸣,第一缕阳光照射到了周府,洗去了昨夜的恐惧。

  “唔,唔?唔唔唔唔唔!”周清言缓缓睁开眼,感觉身上有东西缠着自己,而且自己的嘴巴也被东西给堵住了。左右看看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自己的床上。而自己床前的茶桌那睡着两个人。“唔~唔~唔唔唔唔!唔......!”他放大声音想要把那两个人叫起来,可是两个人不但没起而且其中一个人还拿茶杯砸他,他真的是欲哭无泪,只能边静静地怀疑人生边等着那两个人睡醒。没错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就是我和段倾。拿茶杯砸周清言的就是我。

  “唔~啊~,这样一直趴着睡真的是很不舒服啊。”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睡梦中醒来,伸了个懒腰开始环视着四周。“唔唔唔!唔!唔~!”躺在床上怀疑人生的周清言听见我醒来的动静开始大声叫唤!我才想起来床上还有个周清言,我赶紧过去帮他松绑,拿开塞在他嘴里的布。“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你们再怎么在我卧房里面......”刚刚松绑,周清言便开始问题攻击。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又把手上的布塞回了他的嘴里,转过身又伸了个懒腰说:“啊!今天的天气真好啊!”周清言拔掉自己嘴里面的布冲床上跳了起来,一把抓住我将我转向他就开始凶巴巴的说:“我问你话呢,为什么我会被绑起来,为什么你们会在我卧房里面?”我看看他又看看他抓在我肩膀上的手说:“你不记得你昨晚去了那里吗?”“昨晚我在卧房里好好睡着呢,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被绑着了,还有两个人在我的卧房里!”他的手又用力了不少,真是个野蛮的人一有什么事就开始是用暴力结局问题。

  “你冷静一下,松手!”我开始挣扎向他说道。我承认刚才我没向他解释是我的错,所以现在我是要跟她好好说说昨晚的事情。听了我的话后周清言放开了手,坐在床边定定地看着我。于是我开始跟他描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包括他像个女人一样的事情,而且还重复描述。看着他那一脸恐慌和震惊,我的心里是真的开心。在我讲昨晚的事情时段倾也醒了也在一旁听着我说。

  “......然后就把你绑了起来,事情就是这样。讲完了!”我讲完后段倾和周清言都陷入了沉思。一会后段倾就开了口说:“看来事情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还是得去怡轩阁一探究竟。”当段倾提到怡轩阁周清言就瞪大着眼睛看着我仿佛是在说为我为什么要告诉段倾!“你只说不告诉周叔叔没说不能告诉师父呀!”我赶紧跟他说道。他一脸绝望地看着我,什么没有说。“人在做天在看,做了就做了,要想让人不知道那当初就不因该做。”段倾自己倒了杯茶意味深长地说道。

  周清言低下了头,看上去是在懊悔的样子,但是他的表情只有离他最近的我才知道,他正一脸怨恨的看着我呢。“总而言之,我们等一下还是得去怡轩阁,清言你也要跟我们一起去,先回去更衣,过会儿我们就去怡轩阁。“段倾又说道。这时我和周清言都看向了段倾,也都纷纷点头。

  我怀着可以去青楼的兴奋感回到我的客房换了套衣服,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声。我打开门出去,是周清言敲的门。“你干嘛?”我问道。周清言什么都没说拉起我开始往外面走。“诶,我说你干嘛呢,说话呀!不就是跟师父说了你去了怡轩阁你就那么生气吗。”我又开始问道。突然间他停了下来转过身死死的瞪着我,然后说:“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我只是......”说道一半他就没有了下文。

  “嗯?你到底想说些什么呀?”我问道,奇了怪的刚才还凶巴巴的现在又想个小女孩一样羞答答的。“......”周清言小小声地说,小声道我什么都听不见。“唉,你到底想说些什么?”又不耐烦地又问了一句。这次周清言没有回答我,而是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我。

  “少爷,老爷叫您了。”就在我快要察觉问题时一个小丫鬟叫住了我们,就在瞬间周清言脸上那怪异的表情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他最正常的表情。他转过身去笑着跟小丫鬟说:“好的,我知道了。”然后有回过头笑着跟我说:“走吧。爹和段叔叔在等我们。”我也一愣一愣的。赶紧点了点头。

  在马车上我一直在想刚才周清言的表情。心里依旧不能平静,后来段倾开始发现了我的异常。他的心里也打了个疑问。

  “老爷们,怡轩阁到了。”马车夫将我的思绪拉回了现实,怡轩阁到了。我跟着段倾他们下了车。“臭小子,尽然背着我去了怡轩阁,真给我们周家丢脸。”周靖枫一站下车就开始低着周清言大骂了起来,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就连在楼上揽客的艺妓们都在偷笑。“爹,我就只去了一次,还是朋友带我去的。不信可以问问阳瑔呀,我把所有事都告诉了他。”周清言赶紧躲到我背后解释道。

  周靖枫又把目光投向我我赶紧点点头,周靖枫才叹口气说:“既然阳瑔都这么说了,呢我就暂且相信你。”“爹我还是您的亲儿子吗?”躲在我背后的周清言痛哭道。“我们还是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赶紧进去吧。”段倾有点不耐烦了拉着周靖枫往店里面走。我们跟在他们后面走进了店里。

  外表还是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小青楼,但是一到里面却让人眼前一亮。里面的装潢无疑都在渗出着一种金钱的味道,镶金的柱梁,镶嵌着钻石的墙壁,在配上每间独立包间内传出来的那些糜烂的声音,怎么都想象不到这里只是个京城外的小城镇里的青楼。就在这时候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扭着小蛮腰走了过来,“哟,这不是周家小少爷吗,今儿个又来了呀,哟又带了朋友一起来了啊。真的是谢谢周少爷了,每次来都带朋友一起来妾身都不如何感谢您呢。哼哼哼......”这女人不过来还好一过来周清言的脸都绿了。

  这家伙之前跟我说过,他经常来这家店。看来就算是我也没办法帮他解释了。“诶,你说什么呢,我这是第一次来,老板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周清言还在垂死挣扎着,但是周靖枫的眼睛已经死死瞪着周清言。可是这个老板娘不但没明白而且还要继续说:“哎呀周少爷,您说什么呢,您可是我们这儿的常客呀,我们这儿的姑娘那个不认识你的。诶女儿们你们说是不是啊?”说着说着老板娘还想倚靠在二楼栏杆上的姑娘们打声招呼。

  这下可好了,楼上的姑娘们都一致地往我们这边大喊道:“对呀,咱们都认识周少爷!”这下周清言脸都绿了。战战兢兢地看着周靖枫,周靖枫哼了一声说:“把事情搞清楚后,看我怎么收拾你个臭小子。”这种家庭纠纷我和段倾就不参与了,就跑去跟老板娘说:“老板娘,在下是来查风水案的,能不能给在下带个路到周少爷几天前在的那个包厢。”老板娘一看到段倾和听到段倾说的风水案时脸上的热情就消失了。

  “这位老爷,妾身记得您,您前几年都说我这怡轩阁有猫腻,可是查来查去都没有个结果,还搞得我这个怡轩阁生意败落,您说该怎么办才好啊,今儿个您来若是说来找个姑娘陪陪您的妾身可是热烈欢迎的,可是您说您是来查风水案的,妾身只能说弊店招呼不来,还请您从哪来回哪去吧。来人送客!”老板娘板着脸跟段倾说道,说完还招呼来打手想把我们赶走。我这时候走上前去说:“老板娘,这么急着送人怕不是这怡轩阁里面真的有什么猫腻不敢给我们看。”我这么一说老板娘的脸色瞬时间幌过一丝慌张,但后来很快就又平静下来,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说:“小朋友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妾身在这里做小本生意那么久妾身什么人品来这的人都知道,妾身敢用妾身人品担保这儿绝对没有猫腻。”

  听到这段倾想开口的,但是被我拦了下来,我看着老板娘,心里还思考着刚才老板娘脸上所闪过的恐慌。我轻笑道说:“老板娘,你说因为我师父来这里查过几次风水案你这的生意就开始败落,但是啊,我不见得如此。老板娘说谎还是得想清楚了再说。”“妾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老板娘把头撇到了一边说道。“呵呵呵,老板娘别当我小不懂事,是个人都会看的出来,你这小小的青楼如果生意不好怎么会有镶金的梁柱想着钻石的墙壁的,你看就连天花板的装潢都装得与皇宫类似的样子,看来老板娘是有一个在宫中办事的常客啊。这可是个大型的客人啊,如果我跟上面禀报这件事,你的摇钱树就会被揪出来后果怎么样我不说你自己因该知道吧。”我微笑着对这一脸恐慌的老板娘说道,看着老板娘的表情看来我猜对了。

  “诶小少爷,千万别上报上去啊,您要妾身做什么妾身都可以,您千万别上报上去啊。”老板娘上一秒还是一副高傲的样子下一秒就开始向我献媚。“那就带我到周少爷前几天喝酒的包厢,表现的好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我又轻笑道,老板娘赶紧把打手招呼好站在楼梯旁半鞠着腰笑着说:“诶,好嘞楼上请几位爷。就在柳香房内”老板娘脸上满是献媚,真的是一副丑恶的嘴脸,我不禁有些反胃。我没去看她就直直的走上了二楼,段倾和周靖枫他们就跟在我的后面。

  我们已经站在了柳香房的门口,门还没开但是我和段倾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意。我和他互相看了看就一起推门进去了。进门的时候房里面一股腐尸的气味扑鼻而来,我赶紧掩起了鼻子,段倾也皱起了眉头,就周靖枫和周清言没什么异样。环视了四周突然间房门突然间就关上了,房间的氛围都暗淡了下来,寒冷的气息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为何突然变的那么冷啊?”周靖枫突然间说道。他看向周清言,突然间周靖枫大叫一声迅速跑到了段倾身后。

  我和段倾马上转过身去,看到周清言的脸我大吃一惊,可段倾却没有一丝动摇的情况。周清言的表情变得奇怪。明明还是本来的面貌但是总觉得看到的不是他自己的脸而已一个陌生女人的脸,就是我昨天晚上看到的那张女人的脸。他正对着我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小弟弟,我们又见面了,谢谢你把我带到这来。呵呵呵呵!”周清言冲着我笑道。那诡异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

  段倾赶紧护在了我的面前说:“瑔儿你在白天用不了九重童子阵,你就先退后,这里就由我来。”我应了一声就赶紧退到周靖枫身旁。周靖枫死死地抓着我,脸上充满了恐惧和悔恨。“姑娘,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在下,在下是民间风水师,也许在下可以帮到你。”段倾说道,周清言大笑道:“哈哈哈哈,我记得你,好多年前你有来过这里。”然后指向我说:“其他就不用了,我只要这个小弟弟。把这个小弟弟给我,我就把这具身体还给你们。”

  一听到周清言说要我,又是一股凉劲往我身上窜。“既然你还那么执着,那就休怪在下不客气了。”段倾从袖子里抽出两张黄符大喊道。就在这一刹那周清言大笑了起来向我们吼道:“不知死活,就等着受死吧!”话音刚落就向这段倾冲了过来。房间不算大,段倾极力退后没几步就跟我和周靖枫窝到了房间的角落里头。这时段倾甩了甩手上的黄符,瞬间就燃起了蓝色的火焰,他挥手一丢又一个剑指收了自己的胸前,然后又快速地画了一个五芒星,然后两掌一合两张着了蓝色火焰的就贴上了周清言的脸上。

  “啊!”一阵刺耳的的尖叫声从周清言的嘴巴里传出,一股蓝色的烟雾从周清言的七窍中冒出来,然后他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瑔儿现在跟你周叔叔赶紧到清言身边,你阳气足,你跟他靠近点那女人靠近你们的。”段倾对我们吼道。我马上拉着周靖枫跑到周清言身旁,我赶紧将周清言扛了起来和周靖枫退到了窗口的位置。段倾又从袖子里拿出两张黄符,开始警惕着四周。

  “哈哈哈哈!”

  那恐怖的女声充斥着整个房间,段倾一个迈步跳上了桌子上对着漂浮在空中的蓝色烟雾说道:“姑娘,在下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或许你还有投胎的机会。”空中的那股蓝色烟雾化成了一位穿着暴露的女人,她大肆地笑着。她的笑声传到人的耳朵里令人浑身难受。“机会,小风水师,这种事妾身不需要,你们谁都出不去的!”说完女人便又冲向了段倾。

  “唉,姑娘那就休怪在下下手狠毒了!哈~!”段倾将双掌夹着黄符合在了一起,双掌合起的瞬间蓝色的火焰包裹了他整个双手,然后双掌上下切离,又拉至水平。蓝色的火焰被拉成了一条蓝色的绳子,段倾右手握紧绳子在女人冲过来的前一秒向女人甩去,瞬间绑住了女人,女人突然坠地死命的挣扎着,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段倾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往我们这边靠,悄悄跟我说:“瑔儿,你等一下听我指令就放火烧了这里。这间房间绝对不能留!”“嗯,我知道了。”我回答道,从袖子里抽出一张火符待命着。

  “风水师大人,小女子错了,求您放了小女子吧!”女人快速地换去自己那副狰狞的嘴脸,取而代之换成了一副楚楚可怜,人畜无害的样子。“姑娘不是在下不帮你,是你最开始不听在下的劝。这个天师绳一旦放出若我再想要解开是要一定的代价的,在下是要折寿的。”段倾装出一副可怜人的表情对着躺在地上的女人说道。女人一听就开始呜呜大哭,但是装也不会装得像一点,眼泪都没有流一滴。

  “风水师大人,求您了,小女子把你们放出去,求求风水师大人放了小女子吧,小女子发誓一旦放了小女子必定转世投胎来时为风水师大人做牛做马!”女人又再次哀求到。段倾转过身去看着我们假装在思考,他顿了一会就说:“把结界解开,在下便帮你解开。”女人没有再说话。但是过了一会房间恢复了原本的光亮,冷气瞬间就减少了不少。

  当房间完全恢复原状后段倾赶紧跟我使了个眼色,我赶紧将火符往女人的方向扔去,瞬时间房间燃起了熊熊烈火。在女人尖叫的瞬间段倾冲向我们一手推开我们身后的窗户一手拉着我们跳了下去,扑通地一声掉到了后面的水塘里。那个燃起烈火的房间开始坍塌。怡轩阁里顿时热闹了起来!

  “着火啦,柳香房着火了,赶紧救火!”

  “着火啦!”

  “还有客人在里边,快救人!”

  在这热闹之中没有人意识到我们几个纵火人已经溜出怡轩阁坐上马车回周府了。路上段倾告诉我后面几天才是最关键的日子,关乎于周清言的生死,叫我几天内一定要寸步不离地守在周清言的身边,只要我一离开,不超过半个时辰周清言就会死。我怎么会让周清言死呢,虽然刚认识不久,但是我和他却有着一种特殊的缘分,看在这个缘分上,我绝对不会让周清言就这么死去。

  现在想起刚才在房间里的经历我不禁产生了后怕,若对抗她的人是我,我能不能像段倾一样解决地那么利索。就在我思索的时候,我们回到了周府。

打赏

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上不封顶,多邀多得!

神奇推荐位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